【内德专栏】这里是安菲尔德请相信奇迹10不知道有多少利物

不知道有多少利物浦球迷是抱着“来跟本赛季告个别”的心思打开电视机的,至少我是。

首回合0-3落败的巨大劣势,凯塔提前赛季报销,菲尔米诺和萨拉赫双双伤停,一套残阵还要面对看起来双线都没戏的双线作战,苏亚雷斯和库蒂尼奥身着巴萨球衣在巨大的利物浦队徽前面轻松的合影……

过去的一周,除了那场对纽卡的绝杀,塞尔希-瓜迪奥拉足球场上的每一刻几乎都在刺痛着利物浦球迷的心,1:1.02和1:19的晋级赔率差距是全世界对于本场比赛的真实看法,在这时候还在支持利物浦的只剩三个群体——

本赛季这哥仨各项赛事一共打进了66球,占全队进球总数的59.5%。而且,占全队近6成的进球只是他们场上作用的一部分。马内和萨拉赫的边路压制是罗伯逊和阿诺德撒丫子助攻的基础,菲尔米诺的防守和策应是球队整个进攻体系的中枢,如果这三位不在利物浦的首发阵容给人的感觉就是:阿利松、范迪克、工兵、工兵、工兵、工兵、工兵、工兵、工兵、工兵、工兵。

于是,克洛普只能把手中看起来不那么像工兵的不确定因素攒吧了攒吧一起摆在场上,马内居左求突破,沙奇里居右造杀伤,中路放个“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的奥里吉,把三叉戟的造型改成了一杆长矛。

一支首回合0-3落后的球队,其实并没有多少选择。开场之后利物浦三线开启集体逼抢模式,从奥里吉到法比尼奥再到马蒂普都像狗皮膏药一样去贴住巴萨的持球队员和接球点,这种强大的压迫感配上足以吵醒曼彻斯特居民的主场助威声浪让巴萨“好好控球磨完这90分钟”的心态根本无法匹配本场比赛的节奏。

张路指导开场说了一句话:“巴萨,历来开场慢热,大概有5到10分钟时间。”

阿尔巴失误的传球失误很快把张指导的预言变成现实,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inshi3d.com/,塞尔希-瓜迪奥拉马内断球之后把球交给亨德森,亨德森在点球点上毫不意外的打出了一脚英式点球,但是奥里吉脑门上突然冒出了一个属于“球混子”的专属光环——像穆勒、索尔斯克亚、英扎吉一样,无论球怎么弹,都会弹他的脚下。

在足球比赛中,塞尔希-瓜迪奥拉快慢只是相对而言。如果对手和你保持同样的节奏,你的控球就是游刃有余。如果对手比你快两个节奏,这种游刃有余就会变成懒散。

甚至,巴尔韦德连战术板都懒得换,巴萨和第一回合的打法完全一样:后场封住两个边路,用梅西的个人能力突破利物浦的中场围剿,然后苏亚雷斯绕前点,争取给梅西争取出后点或者后插上的空间。这套打法的控制点在中后场,关键点在梅西的超白金发挥,变数是苏亚雷斯,没边路球员什么事儿。

但是,本场的利物浦并不同于第一回合的利物浦。他们的右边路空当是我奶奶也能看大草原,一方面因为迫切的进球欲望导致边后卫的大幅度压上,另一方面是因为本场首发的并非戈麦斯,而是阿诺德。

阿诺德作为一个边锋出身的小球员,要想发挥出色一般需要三个要素:一是需要一个能回防的萨拉赫;二是需要一个能补位的队长(正副都行);三是需要一个协防的洛夫伦。

因为阿诺德的位置经常过于激进,而在回追防守的时候又没什么办法,所以每次丢了位置之后就像一个闯了祸的熊孩子一样无所适从。这时候,马蒂普和洛夫伦的性格决定了他们能帮阿诺德擦屁股的程度。

于是,阿诺德和二人搭档往往会出现不同的画面。目前的人员配置中,阿诺德+洛夫伦或者戈麦斯+马蒂普才能实现酸碱中和。所以,本场阿诺德首发搭配沙奇里简直就是一瓶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强酸,巴萨利用利物浦领先之后想赶紧继续填坑的心态屡次打阿诺德的身后……

于是,本场比赛我们看到了许多很不巴萨的镜头。比如过多的传球失误,比如比达尔和拉基蒂奇的位置一退再退,比如球员总是想用一劳永逸的方法去破坏对手的进攻,用大量的放铲送给利物浦任意球,而不是寻求防守成功之后的反击。

这种心态一直延续的下半场,而他们的对手却已经悄悄的做了改变。维纳尔杜姆换下了受伤的罗伯逊,米尔纳半中半边的顶在了腰上,于是维纳尔杜姆得以解放出来和亨德森一起压入禁区。这种调整让巴萨防线一脸懵逼,因为他们上半场所布置的一对一防守任务突然就漏出了一个没人防守的点。

这个点藏在奥里吉身后,利用的是巴萨三无区域的空当,然后他上场之后连续射门两次……

看球这么多年,足球有很多时刻让你感觉时钟是静止的。在那段静止的神秘结界里,空间是弯曲的,岁月是延展的,时空变成一个看上去没有出口的莫比乌斯环带,一片混沌之中基督、佛陀、柏拉图突然手指向同一个方向,于是英雄在黑暗中直奔那一点光明而去,用122秒的时间让历史首尾相接。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当维纳尔杜姆高高跃起时,我突然想起来杰拉德在那个神奇夜晚用头球吹响的反击号角。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第54分钟,第56分钟,维纳尔杜姆的进球时间,和伊斯坦布尔之夜的两个进球完全相同。

利物浦陷入两难境地,如果继续疯狂输出,那么就要面临丢一球全崩的危险;如果全线退守,谁也不能保证梅西会不会天神下凡。所以,利物浦采取了中庸的策略,把球控在中场,阿诺德和米尔纳回收到边后卫保持阵型平衡,然后平稳的寻找机会。

然后,在扳平总比分之后的20分钟里,利物浦球迷发现自己并没怎么嗑药。因为上半场的巴萨,有机会,无战意;下半场的巴萨,没空间,没体力。

巴萨人员老化的问题终于转化成了可视性的画面,他们中前场首发的6位球员平均年龄超过了30岁,球队整场比赛比利物浦少跑了7公里。积极性和机动性的差距让巴萨在需要疯狂输出的时候突然断电,球员的注意力被沙奇里九浅一深的传球方法搅和的眼前一片迷离,然后场上最年轻的阿诺德突然被一道灵感的火光击中了大脑……

当利物浦将比分定格在4-0时,巴萨已经无力再站起来。替补席上拿得出手的只剩下马尔科姆,本赛季他只有一球入账,球迷们谈起他时更多的是想办法怎么把他变现。而利物浦接连用戈麦斯换下了奥里吉,用斯图里奇换下了沙奇里——斯图里奇回撤到中场积极拼抢,这是我见过的最强的防守信号。

于是在剩下的十几分钟时间里,利物浦拿出了“本赛季英超最佳防守球队”的范儿,球员全线退守筑起肉盾,巴萨的进攻甚至难以深入小禁区附近,一分一秒的时钟滴答在电视镜头中荡开,双方的球迷已经揪皱了衣服咬碎了牙齿,然后听着自己的心跳声等待那最后的哨响……

萨拉赫穿了一件Never give up的T恤安静的坐在场边,仿佛一位法老王参透世事之后穿越了亿万年而来。

虽然没有菲尔米诺和萨拉赫,虽然没有凯塔,虽然罗伯逊早早就受伤下场,虽然没有巴萨那么宽裕的休整时间,虽然逆转的希望如同水中望月一捞就碎,虽然在一地飞舞的鸡毛里,利物浦手中只有一把锈迹斑斑的刀……

从伊斯坦布尔之夜到两次安菲尔德奇迹,利物浦让每一个见证者都感觉到词穷。比赛已经结束到现在已经七个小时了,我还在不停的回看着一个个进球的画面,然后任由各种回忆在大脑皮层的鸿沟里相遇,共同拼凑出一只不死鸟的形状。

梦想是人能够顽强地活下去的根基。世间所有文明之所以可以存续,皆因古往今来的人们心怀梦想,不甘命运,在经历溃烂之后依然坚信少年不死,最终在绝望之中挣扎出了那么一线的希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